北京人艺新戏《阳光下的葡萄干》即将上映

来源:南京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0-08-16 06:25:25

  8月15日消息(记者何源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随着演出市场的逐渐恢复,北京人艺今年的首部新戏《阳光下的葡萄干》即将在9月1日与观众见面。这部剧是由观众非常熟悉的导演英达执导,由非裔美国作家洛琳·汉斯伯里创作。故事聚焦一个美国黑人贫民家庭,他们在获得了大额保险金后,全家人面临的挣扎、冲突与选择。

  其实,北京人艺的每一部新戏都备受瞩目,而这次除了剧目本身,观众们更将目光聚集到了导演英达身上。这也是英达30多年来,首次回到人艺的舞台。究竟是什么力量,吸引着这位有“中国情景喜剧之父”之称的导演回归话剧舞台呢?更有趣的是,英达如何能做到将这样一个十足现实主义的作品,以喜剧的形式来展现呢?带着这些疑问,总台央广记者对话了导演英达。

  大汗衫、短裤、球鞋,一副无框眼镜,说话大嗓门,成天乐呵呵。导演英达,似乎依然是1993年导演《我爱我家》时的样子。因为《我爱我家》《东北一家人》和《闲人马大姐》,大家都认识这个被称为“中国情景喜剧之父”的导演,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其实一直供职于北京人艺。阔别话剧舞台三十年,英达说,这次回归,起因是一份失而复得的母亲翻译的手稿。

  英达的母亲名叫吴世良,不仅是北京人艺的演员,还是一位翻译家。此次英达执导的世界名剧《阳光下的葡萄干》,正是由他母亲在60多年前翻译而成。后来手稿流失民间,直到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英达才再次与这份母亲的遗作相逢。

  英达说:“我都不知道我妈妈原来翻译过这个。直到去年,我有一个朋友给我发了微信说,上海有一个拍卖行正在准备秋拍,其中有一个手稿,是从潘家园弄来的,品相特别好,叫阳光下的葡萄干,还说翻译者叫吴世良,问是英达的母亲吗?我说是,朋友让我赶快过去看一下,因为它已经流落民间这么多年了。”

  这部非裔美国作家洛琳·汉斯伯里的三幕话剧,创作于上世纪50年代,讲述了一个美国黑人贫民家庭获取了一笔巨额保险金,可以改变生存境遇,随后他们全家人所面临的矛盾、挣扎与选择,以及他们用信心和梦想面对未来的故事。

  在英达看来,若是在上世纪60年代他母亲翻译剧本之初,就将这部戏搬上舞台,时机并不合适。但放到今天,剧本中“人与人、人与钱、人与梦想”的种种冲突和挣扎,大家不仅能理解,而且会有很多共鸣,感受心灵的碰撞。

  英达说:“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它贴上标签,说它是一部黑人戏。我觉得所有的标签都不如说它就是一个描写生活的戏。所以这个戏已经问世70年了,但是依然和我们今天的现实贴得非常近。这是一部经典的戏,有很多的剧评、影评,但是马丁·路德金在评论作者的时候说过一句话,我觉得最准确。他说‘这部戏将照亮我们、我们的未来很长时间’。我觉得说得太对了,因为它写的虽然是一个黑人家庭,但和白人家庭乃至我们黄种人的家庭,以及现今社会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尤其是和钱的关系,我觉得特别贴切。”

  多年来,英达都活跃在影视剧领域,做得了导演,也能亲自演戏。1993年他执导的《我爱我家》,至今仍被奉为经典。这次,等待他的虽然是一部十足现实主义的、拷问人心的作品,但英达仍有着自己的解读方式。他要发掘其中深刻的幽默内核,“把不是喜剧的戏排成喜剧”。在他看来,“英达的一部戏,最后没让观众笑,那就证明没排好。”英达说:“我觉得我在这方面可能有点得天独厚,因为做了这么多年喜剧,这些包袱我都能看得出来,我相信有很多原来不是做喜剧的导演,是看不出包袱的,就是台词,一人说一句。我都能看出来他为什么这么写,他在哪搭过,前面故意先埋一个,然后在这才把它都降了。所以如果你说这些是喜剧的话,那有,但是更多的不是,还有一些我得想办法让中国观众能够懂,比如对于美国观众来说人猿泰山,只要说一句就明白了。而对于中国观众,你要光说泰山,还以为是山东泰安那座山,所以还得让演员稍微比划一下做些动作,不把原来的包袱浪费了。”

  《阳光下的葡萄干》这部剧的舞美设计,让人心中升起一种亲切感。一组面对观众的沙发,一张全家人可以围坐的餐桌,可能不少人都会联想起《我爱我家》那个温馨的客厅,以及他们一家人在一起说笑打闹的样子。这么多年的情景剧创作经验,对于英达执导话剧来说,有没有帮助?他回答的是:相对于其他节目形式,话剧和情景喜剧是相对来说最接近的。英达说:“话剧跟情景喜剧、电视剧相比,要更加清晰、准确。有的东西在拍电视剧的时候,演员有个感觉就过去了,但在这儿我必须得表现出来,让32排以后的观众还能看清楚,知道你在这儿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,因为你只能靠动作或者表演的动作性,来表现出人物现在心里所想的,而这个就需要更加精准些。”